P
R
E
V
N
E
X
T

RUANGRUPA團體照,從左至右:Reza Afisina、Indra Ameng、Farid Rakun、Daniella Fitria Praptono、Iswanto Hartono、Ajeng Nurul Aini、Ade Darmawan、Julia Sarisetiati及Mirwan Andan。照片由Jin Panji/Gudskul所攝。除非另外提及,所有影像由卡塞爾文獻展(Documenta)提供。

在一起播種籽

ruangrupa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印尼藝術團體ruangrupa為第15屆卡塞爾文獻展(documenta 15)訂製的策展主題,「lumbung (谷倉)」,受印尼的公用谷倉啟發,反映了你們對於集體、共享知識與資源分配的關注。如今你們同時在印尼及德國,以線上和當面的形式,邀請各個機構、團體、及藝術家參與藝術節——我們可以理解為第15屆卡塞爾文獻展已經開始了嗎?

六月時,我們公佈了「lumbung」的九位夥伴 [協作機構,包括Festival Sur Le Niger基金會(馬里,塞古)、Gudskul(印尼,雅加達)、Jatiwangi Art Factory(印尼,加提望伊)以及The Question of Funding: How to Work Together(巴勒斯坦)],並將於2021年繼續建立這個團體。所以對於ruangrupa和「lumbung」的夥伴來說,是的,第15屆卡塞爾文獻展已經啟動了。實際上「lumbung」早已形成。我們的首要考慮是將這個過程延續至2022年以及更遠的未來,讓「lumbung」的團體繼續互相扶持,並在不同的環境下支撐每個人的項目。我們希望每位與我們協作的夥伴,都能透過這屆卡塞爾展達至一個不一樣的狀態,加強他們本地的生態鏈,並策劃更完善的經濟策略。若是這點無法達成的話,那麼這整屆卡塞爾展對我們而言是失敗的。

要確保這次活動不是從原本的環境中抽離,而是為它提供養份,需要我們與現有的體系進行協商。比方說,我們一直在觀察如歌德學院和瑞士文化基金會等集資機構,在協作中再現殖民主義或帝國主義的傾向,並研究如何可以規避這樣的傾向。這項任務肯定會在2022年後繼續進行。

當然,這也是在第15屆卡塞爾文獻展 [預計展期2022年06月18日至09月22日] 舉行的100天中的重要目標。對我們來說,將展覽視為收穫成果的慶典是一種動力,而我們也希望能夠令更多人成為這個慶典的一部分。同時我們也力爭在100天展期前、中、後等各個時間段設立一系列公開的里程碑。例如,2021年在布達佩斯舉行的「OFF-雙年展」將會展現一間「客廳」。這間房間將被視為我們在卡塞爾準備的空間ruruHaus的續集。

RUANGRUPA,第15屆卡塞爾文獻展「lumbung」的圖冊。照片由Keke Tumbuan所攝。

卡塞爾ruruHaus外觀。照片由Nicolas Wefers所攝。

你們目前在ruruHaus中舉行了哪些活動?

兩位ruangrupa的成員,Iswanto Hartono和Reza Afisina,以及他們的家人搬到了卡塞爾。從一開始,在卡塞爾擁有一個實體基地就是我們策略中重要的一部分。這是每當我們在印尼以外策展時都嘗試實施的方法。在7月份ruruHaus開張之後,Iswanto和Reza意識到我們可以利用這個場地,自然或隨機地邀請人們聚集來了解卡塞爾當地的情況。這是一個提供給各種社區團體,包括城市農民和音樂家們的休閒空間,就像我們在雅加達時那樣。問題是如何將ruangrupa的情懷搬到德國來。

從雅加達的文化背景到卡塞爾的這一轉變現在進行的如何?

目前很順利。至少從注意力經濟的角度考慮,我們並不希望讓ruruHaus和卡塞爾當地的設施競爭。我們在卡塞爾的行為延續了2000年ruangrupa在雅加達建立時的基礎:當時我們擁有一群朋友,但欠缺可以呈現項目的畫廊,因此借這個缺口觀察並提議當時可行的方案。有他們兩人在卡塞爾的紮營是個轉折點,聽他們講述項目進行的如何也是一種樂趣。

RUANGRUPA,第15屆卡塞爾文獻展「lumbung」的圖稿。照片由Iswanto Hartono所攝。

你們是如何在不同的國家及空間中維持集體感的?

我們每天都在進行WhatsApp或郵件上的通訊,以及Zoom網絡會議。視訊會議疲勞是真的。因為我們以往常在聊天時做決定,例如在會議外喝酒時,所以現在的狀況對我們而言充滿挑戰,但我們竭盡全力,我們仍然充滿激情並能夠達成共識。

你提及自從疫情起遇到過些艱苦的情境——你認為ruangrupa總是在應對危機嗎?

確實,從剛開始討論在第15屆卡塞爾展lumbung的概念時,我們就把它當作一個先發制人的提議。可惜危機還是來的比我們預想的早。比起完成準備工作,我們需要立即開始執行這個項目。幾乎每次都會這樣。2000年成立ruangrupa的一大因素是迎來了「新鐵序」的結束[蘇哈托政權1967–98],很多事物都不穩定。我們利用了這些因素完成創新。

即便在像2020年這樣的全球緊急事態前,我們就已經把自己和這個團體建立於危急之中。有時也是因為野心太大。2007年,我們差點因為印尼影片藝術節「OK.Video Militia」及其全國巡迴的計劃而散伙。2015到2016年,我們和其他團體合作,實驗並建立了更多元化的藝術生態結構。最終,在2018年底,透過這些經歷,我們在雅加達創建了知識共享平台Gudskul。我們總是無法隨波逐流。每當我們自問,我們可以在現有的藝術生態系統中做些什麼的時候,我們都會得到不同的答案。

RUANGRUPA與第15屆卡塞爾文獻展的藝術團隊的會議照,2019年。照片由Nicolas Wefers所攝。

疫情如何影響Gudskul?

Gudskul的校區從三月開始就停止對外公開了,但我們一直在進行線上課程。在新冠肺炎來臨前,我們已在設想Gudskul的「電子轉折點」,疫情只不過是加快了這個過程。Gudskul提供的一年期課程包含許多不同的研究科目,例如東南亞藝術團體歷史和藝術團體的可持續發展戰略,這些都被移到了網上。將這些課程傳達給全國的觀眾也是我們的初衷,這樣做的好處就是令更多的人不需要搬到雅加達也能夠參與其中。這當中的考驗則是我們無法再實現一貫的做法,我們無法再將人們聚集到一齊。

GUDSKUL與Mirwan Andan、Lara Khaldi、Reem Shilleh及Noor Abuarafeh,「Walkie Talkie」線上對談系列靜照。影像由Peter Chung為ArtAsiaPacific截取。

2020年Gudskul舉行了一系列名為「Walkie Talkie(對講機)」的線上演講。這背後的概念是什麼?

為了紀錄第15屆卡塞爾展的五名藝術團隊成員[Gertrude Flentge、Frederikke Hansen、Lara Khaldi、Ayşe Güleç及Andrea Linnenkohl]是如何遇見ruangrupa的,我們開始了「Walkie Talkie」系列。他們大多都是我們的老友。我們把Zoom和YouTube平台全權交給他們,ruangrupa的成員不需要參與,主持人可以任意將話語導向任何方向。在第五集「Walkie Talkie」中,位於耶路撒冷和阿姆斯特丹的策展人Lara Khaldi邀請了藝術家Noor Abuarafeh和研究員Reem Shilleh與她一同探討巴勒斯坦的文化寶庫。因為是Lara主持,交談大部分是由阿拉伯語進行的。ruangrupa只有一位成員聽得懂阿拉伯語,若不是Lara,就不會促成這樣的線上講談了。

你們將如何繼續發展線上活動?

現在很難說明確切的計劃是什麼,因為我們都在隨機應變。但我們在360度相機和音響設備上花費了許多時間與金錢,我們想要嘗試虛擬音樂會和線上展覽項目。

除此之外,你們如何應對2020年雅加達的新常態?

在這種環境中,雅加達是個難以生活的地方。當疫情在本地爆發時,許多商鋪,包括藝術空間和表演場地都陸續關門。這令我們思考,作為一個擁有場地的藝術家團體,我們可以做什麼?這種緊急事態,更令我們意識到我們需要在社會中扮演更主動的角色。於是我們建立了一個小型工廠,製造各種醫療用品,包括當時市場上缺少而前線醫護人員亟需的口罩。我們盡力製造需要的物資,並利用我們在印尼的人際網絡來發配它們。當所有餐廳都無法開張時,我們持續遞送健康的食物,例如新鮮蔬菜和米飯,直到不再有需求的那一刻。即便如此,我們也只能達到一定的規模,而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這當中的一些觀念我們一直保留至今,例如都市耕作和廢物管理。今後我們可能會做更多這方面的實驗。

在藝術領域,我們在擴大對於展覽、表演和音樂會的認知來彌補音樂家、舞者、演員和藝術家無法在實體分享他們的作品的空缺。Ruru畫廊是銜接Gudskul的藝術綜合體,我們在那兒舉辦了Syaiful Ardianto的展覽「Corak Klise Bererot」(12/12–23)。我們發現我們不應該停止辦展,因為展覽對於年輕藝術家的發展來說至關重要,但我們需要考慮到衛生規程。虛擬音樂會和線上展覽也是一種可能。藝術教育也是個重要的問題。我們常問自己,Gudskul將成為什麼樣的教育機構呢?

ORDER the print edition of Almanac Vol. XVI, in which this article is printed, for USD 32.

SUBSCRIBE NOW to receive ArtAsiaPacific’s print editions, including the issue with this article, for only USD 100 a year or USD 185 for two years. 

Ads
SOTHEBY'S SAM David Zwirner E-flux Massimo de Carlo ARNDT Artspace AC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