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HAMRA ABBAS,《樹木:天堂的花園(Trees: Gardens of Paradise)》,2019年,大理石, 7 × 2.4 × 2.4 米,裝置於卡西姆公園,卡拉奇,2019年。卡拉奇雙年展(KB19)藝術委託項目。影像由Jamal Ashiqain拍攝,藝術家惠允使用。

巴基斯坦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現已任職超過一年。 他批評印度吞併具有爭議的克什米爾地區的行為引起了許多巴基斯坦人的共鳴。 該國仍處於經濟危機之中,失業率不斷上升,但是隨著新政府推動變革,總理汗開始關注環境問題並致力於促進旅遊業。

隨著卡拉奇和拉合爾雙年展分別於2017年和2018年開展,這些城市也越來越支持公共藝術活動。 在首都伊斯蘭堡,巴基斯坦國家藝術委員會(Pakistan National Council of the Arts, PNCA)前負責人Jamal Shah與Hunerkada College of Visual and Performing Arts合作,組織了伊斯蘭堡藝術節(11/18–30),邀請了包括巴基斯坦及其他三十四個國家和地區的藝術家和表演者。

在伊斯蘭堡藝術節上,Tanzara Gallery組織了三個展覽,其中包括Zaidis Photographers於復古工作室所攝影的作品,「 Dastak」(11/18–30)。Mohsin Shaikh和Aliya Hussain Ahmad的雙人展,「視而不見(Hidden in Plain Sight)」(10/28–11/24),則在Satrang Gallery舉行。Shaikh規模龐大又細緻的畫作源自他對歷史、政治和環境的興趣,其作品兩側則是Hussain精美的陶瓷作品。在2019年初,Gallery 6通過群展顯示了Sadequain、AS Rind、Mughees Riaz、和 Ali Kazim等藝術家的作品(3/8–15),以慶祝畫廊成立十一週年。

同樣在伊斯蘭堡,世界銀行在巴基斯坦的分部邀請策展人Zara Sajid在其新建的伊斯蘭堡總部舉辦了展覽「巴基斯坦@ 100:展示我對未來的願景(Pakistan@100: I Showcase My Vision for the Future)」(8/8–31)。Sajid於整個建築中擺放了共六十位藝術家想像這個國家於2047年面貌的作品。

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和繁華的金融中心就是港口城市卡拉奇,這裏擁有濃郁而獨立的藝術氛圍。第二屆卡拉奇雙年展(KB19)(10/26–11/12)的主題是「生態與環境」,由藝術家Muhammad Zeeshan策劃。展場橫跨七個地點 ── 從卡拉奇動物園到卡西姆公園(Qasim park) ── 其中安裝了Hamra Abbas的嵌大理石立方體,題為《樹木:天堂的花園(Trees: Gardens of Paradise)》(2019年)。然而,KB19同時引起了一些爭議。著名藝術家Adeela Suleman在弗里爾大會堂( Frère Hall)展出的多媒體裝置《卡拉奇殺戮戰場(Killing Fields of Karachi)》(2019年)由444根嵌有金屬玫瑰的混凝土基座組成,映射了在前警察局長的操控下進行的444場法外處決。這件作品一部分展出後被警察銷毀,隨後阻止公眾參觀。雙年展的官方聲明指該作品「與主題為『生態與環境』的KB19的精神不相符」,並且反對藝術家「將藝術平台政治化,這樣與我們將藝術引入公眾的努力背道而馳」。但在藝術界,許多人認為這種論點比審查制度本身更具破壞性。同時,KB19的策展人Zeeshan公開支持Suleman的作品,並譴責對其作品的攻擊和審查。

自1989年成立以來,印度河谷藝術與建築學院(Indus Valley School of Art and Architecture)已成為該國最重要的大學之一。學校自己的IVS畫廊舉辦了「可以生活在語言之外嗎?(Is It Possible to Live Outside of Language?)」(8/22–9/24),由Aziz Sohail策展,通過語言的界限探索酷兒和性別的主題。IVS畫廊還舉辦了卡拉奇雙年展最著名的展覽之一,「紅樹林計劃(The Mangrove Project)」(10/26–11/12),該展覽探討了迅速枯竭的紅樹林的毀滅。

2017年第一屆卡拉奇雙年展的策展人是Amin Gulgee、Zarmeene Shah和Sara Pagganwala,他們再次一同舉辦了國際公共藝術節(International Public Arts Festival,IPAF)。此展覽有六十多名藝術家參加,名為「量子城市:領土,空間,地方(The Quantum City: Territory, Space, Place)」(3/14–16),在歷史悠久的卡拉奇港口信託大廈和建築物外的容器中進行了為期三天的展出。

在其他民間活動中,AAN基金會運營著犍陀羅藝術空間(Gandhara Art Space),藝術家Adeel uz Zafar策劃了系列第三部分《 縮影III (Microcosm III)》(8/22–9/29),該系列針對二十位女性藝術家的調查,通過多種媒體重新解釋和檢視身份、性、環境和其他當代問題。

Vasl Artists’ Association在其空間內舉行講座和工作坊,為巴基斯坦藝術家舉辦駐留活動,並通過由Triangle Network支持的Gasworks國際獎學金計劃向國際藝術家提供駐留服務。作為與開放社會基金會(Open Society Foundation)合作的「大聲講(Loud Speaker)」公共藝術項目的一部分,Noman Siddiqui在IVS雕塑花園將廢棄的出租車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種植園。同時, Vasl與Canvas Gallery合作舉辦了前駐留藝術家Mujtaba Asif的個展「 導航時間(Time to Navigate)」(4/9–18)。

同樣在卡拉奇,Sanat Initiative已移至位於藝術家公社領地(Commune Artist Colony)的新地點。多媒體藝術家Zulfikar Ali Bhutto舉辦了一場個展,「明天我們將繼承地球:游擊戰手記(Tomorrow We Inherit the Earth: Notes from a Guerilla War)」(9/24–10/8),為這個寬敞的倉庫空間揭開序幕。Emaan Mahmud的一個題為「Drawing Room Diamonds: Curatorial Debut by Champa」(11/8–28)的項目針對藝術界尖刻、敏銳又憤世嫉俗的分析,受到了廣泛讚譽。Canvas Gallery同樣對藝術評論家、收藏家和既定的藝術慣例提出了質疑,還舉辦了 發人深省的Ayaz Jokhio個展「這不是馬格利特的畫(This Is Not Magritte’s Painting)」(11/5–14),展出作品則源於著名的歷史作品。

為了回應KB19的「生態與環境」主題,Koel Gallery舉辦了「超越水域(Beyond the Waters)」(10/22–11/21),一個由Amra Ali策展的群展,展示了八位藝術家的作品,其中包括Rasheed Araeen和Farrukh Adnan 。卡拉奇最古老的畫廊之一,Chawkandi Art Gallery主辦了群展「由內而外(Inside Out)」(8/22–9/16),由Sheherbano Hussain策劃,展示了Aasim Akhtar、Amna Hashmi和Zoya Alina Currimbhoy的作品。

花園之城拉合爾是莫臥兒王朝的悠久遺產,也仍然是巴基斯坦的文化中心。拉合爾是國立藝術學院(National College of the Arts )和較新的貝肯豪斯國立大學(Beaconhouse National University)的所在地,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新興藝術家。

由拉合爾藝術理事會管理的Alhamra Art Gallery與法伊兹基金會信託基金(Faiz Foundation Trust)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合作舉辦了展覽「Aad Sach, Jugaad Sach: an Exhibition of Historic and Contemporary Sikh Art」(11/15)。在研究與出版中心,由Natasha Malik、Saher Sohail和Laila Rahman策展的「 Unmaking History」(10/30–11/12),對集體過去和歷史的創造給予了批判性的觀察。

私人博物館COMO (Contemporary/Modern) Museum於2月23日開幕,首次展出了六位著名藝術家的作品,其中包括Rashid Rana和Naiza Khan,他們均受到總監Seher Tareen的邀請出展。Salman Toor醒目的天花板作品《顛倒派對(Upside Down Party)》(2019年)現在也成為了博物館的永久藏品。

在拉合爾的O藝術空間(4/12–22)中,Toor還舉辦了一場個展展出他的繪畫新作。在同一城市內,Taseer Art Gallery聚焦於巴基斯坦滿有才華的年輕藝術家,並展出了新興藝術家Ghazi Sikander Mirza的展覽,「故事不是答案(A story is not the answer)」(12/12–20)探討都市生活的困境 。

在國際舞台上,儘管這是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充滿爭議的一年,但常駐紐約的Salman Toor依然在新德里的Nature Morte成功展出(12/16–1/4/20)。此外,來自巴基斯坦的許多藝術家都在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展出。在沙迦藝術基金會(Sharjah Art Foundation),影片藝術家Bani Abidi的個展「 游樂園(Funland)」(10/12–1/12/20)中出現了一場由Abidi和Aziz Sohail策劃的展中展 ──「非常甜美的馬迪納(Very Very Sweet Medina)」── 這對1990年代卡拉奇的藝術品生產有了重要概述。今年早些時候,柏林的Gropius Bau亦為Abidi舉行了職業中期回顧展,「他們笑着死去(They Died Laughing)」(6/2–9/22)。

在迪拜,Gray Noise Gallery舉辦了Fazal Rizvi的首個個展,「我們如何記住?(How do we remember?)」 (9/18–11/2),在作品中藝術家思忖了他對祖母的回憶。 Lawrie Shabibi Gallery舉辦了Hamra Abbas受Sol LeWitt啟發的作品展(11/18–1/14/20)。藝術家雙人組 Zahra Malkani和Shahana Rajani,以及Umber Majeed都參與了新成立的伊莎拉藝術基金會(Ishara Art Foundation) 的展覽「人體建築(Body Building)」(9/12–12/14)。

在倫敦,仰光瓦拉基金會(Rangoonwala Foundation)在亞洲藝術中心(Asia House)舉辦了「父親形象(Father Figure)」展覽(10/23–30),展品來自Wahab Jaffer的巴基斯坦現代藝術大師收藏。Grosvenor Gallery舉辦了由Wardha Shabbir創作的微型繪畫和樹脂雕塑個展,「自由狀態(In a Free State)」(9/27–10/18)。 Rasheed Araeen最新的藝術項目是一間新餐廳Shamiyaana,內部以其豐富多彩的幾何風格裝飾,並於十月開業。在劍橋大學的Kettle’s Yard,Bani Abidi、Iftikhar和Elizabeth Dadi、以及Seher Shah參加了由Devika Singh策展的「家園:孟加拉國,印度和巴基斯坦的藝術(Homelands: Art from Bangladesh, India and Pakistan)」(11/12–2/2/20) 。

在第五十八屆威尼斯雙年展上,Foundation Art Divvy和巴基斯坦國家藝術委員會代表了巴基斯坦的首次正式參展,由Zahra Khan策展的Naiza Khan的個人展館,「馬諾拉實地考察(Manora Field Notes)」(5/11–11/24)。這位藝術家的新作品分佈在展館內三個相互聯繫的空間中。

在歐洲各地, Imran Qureshiv以著名詩人Faiz Ahmed Faiz的詩歌為靈感的作品展「看似無盡的記憶之路(The Seeming Endless Path of Memory)」(5/1–7/27)在巴黎的Galerie Thaddaeus Ropac展出。

展望2020年,Hoor Al Qasimi將擔任第二屆拉合爾雙年展的策展人,該雙年展計劃於一月下旬開幕。同月,Saad Qureshi將在約克郡雕塑公園(Yorkshire Sculpture Park)展出「關於天堂的事(Something About Paradise)」。在紐約,惠特尼美術館(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將在三月舉辦Salman Toor的首個博物館個展「我怎麼知道?(How Will I Know?)」。

ORDER the print edition of Almanac Vol. XV, in which this article is printed, for USD 30.

SUBSCRIBE NOW to receive ArtAsiaPacific’s print editions, including the issue with this article, for only USD 95 a year or USD 180 for two years.  

Ads
Silverlens 4A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Asian Art SAM SOTHEB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