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紐約所羅門·R·古根海姆博物館註銷了趙無極的布面油畫《無題》(1958年),引起了機構本身作為文化產物管理人這一角色的爭議。影像由香港蘇富比提供。

非常時期:博物館註銷館藏的倫理與法則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非常時期需要非常手段。新冠肺炎為世界帶來了嚴重的災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和國際博物館協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預計百分之十三的博物館將永久閉館,而百分之二十的博物館工作人員已經失業。藝術機構也無法逃過這一劫,而情況還有可能繼續惡化。時過境遷,隨著一連串博物館的倒閉,我們需要思考疫情對於全球共享的文化財富的影響,以及博物館該如何繼續推動社會的發展。

在這種時候,博物館藏品註銷背後的倫理問題顯得尤為重要,儘管這一議題在和平年代早已引起激烈的討論。註銷藏品是指機構將藝術品從館藏中移除的正式過程,包括出售、交換、退還甚至是徹底銷毀。博物館收藏的根本價值,在於能否透過註銷藏品所得的收益,解決機構目前所面對的財困問題。

反對藏品註銷的主要論點是容易理解的——防止誤入歧途或企圖欺詐的委託人為了個人利益或掩飾經營不善所帶來的問題而註銷珍貴的館藏,破壞博物館的宗旨,導致世世代代的人們失去認識和欣賞藝術品的機會。就算僅僅只有一小部分的館藏得以在公眾面前亮相,這一道理也是可行的。

然而現實總是阻擋理想的去路。當博物館的存儲空間及作品維護費用不成比例,而博物館又希望轉移館藏的焦點,或面臨嚴重的經濟危機時,註銷藏品也是情有可原的。館藏重複、或找到更具代表性的歷史文物、又或是出現贗品、作品退化甚至破舊不堪,這些往往也是註銷藏品的主要原因。

也正因如此,專業的博物館群常常在一定的規限內,容許藏品的註銷,並將所得的資金用於新的收購或對現有館藏的「直接維護」。「直接維護」的費用,僅限於文物修復和儲存的費用以及修復員的薪金,並不包括營運成本、水電費、清潔人員工資及建築工程所需的雜費。這些行爲守則由專業聯會通過並採納,違例者不觸犯法律,但將面對被開除和公開譴責的懲罰。

當然,博物館只能夠出售它所擁有的作品。註銷的藏品必須界定為未支配資產,否則博物館將需要對直接購買者或其他人負上法律責任。如果註銷館藏這一行為違背了捐贈者的意願,並違反了禁止徹底註銷的規定或條件(例如藏品必須以贈品的形式完整保存,或在最短時間內進行展示),那麼博物館可能違反信託及合同。另外,博物館可能也受國家或州立法所限制,而禁止註銷任何作品。若博物館越權銷售或銷毀畫作,博物館及其受託人將可能面對司法覆核及民事甚至刑事責任。

能否註銷館藏也要考慮博物館的組織架構。在新加坡,大多數的博物館都是由政府資助的,但儘管文物是透過公共基金或捐贈所獲,政府也沒有出台有關作品註銷的政策。相反地,亞洲其他地區的私營博物館並不尋求社會發展、而以利益最大化為目標的話,做法自然截然不同。

今年四月,The Association of Art Museum Directors(AAMD)代表美洲各個團體組織,鑒於冠狀病毒和其疫情對博物館收入造成的負面影響,暫時放寬了對館藏註銷的規定。在新規例下,因售賣作品而直接產生的資金可作博物館的「直接維護」的費用(這在以往是協會所禁止的),而在任何時候註銷作品除本金以外所得的額外收入,則可用於營運成本及維修等費用。

長遠來看,註銷館藏可能是較佳的方案。不僅能夠完善館藏,活躍在博物館一線的工作人員也能保住職位。除此以外,註銷館藏也能帶來不少的資金。2019年三月,所羅門·R·古根海姆博物館(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在 香港蘇富比拍賣會,將一幅1958年的趙無極畫作以高價賣出,為博物館的收購基金增添了1500萬美金。若博物館捨不得註銷或售賣館藏,也可以考慮抵押部分館藏,利用銀行貸款來支付營運等費用。

在新冠肺炎以前,博物館深信逐年增加的訪客數量必能支撑成本,因而完全疏忽以註銷館藏來維持運營。在後瘟疫的世界裡,人流不但大大減少,經營費用也因社交距離措施大幅增加。現在說不定是時候去除對館藏註銷的各種顧忌,並用所得資金來對付營運支出的問題。

SUBSCRIBE NOW to receive ArtAsiaPacific’s print editions, including the current issue with this article, for only USD 100 a year or USD 185 for two years.  

ORDER the print edition of the July/August 2020 issue, in which this article is printed, for USD 21. 

Ads
ARNDT 4A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Asian Art IAAC7 SOTHEBY'S Artspace